被称为国内“二次元始祖”:孵化了斗鱼,衍生了B站,却落得如今...

2018-06-06 09:00 来源:奇米新闻网编辑整理

6月5日,短视频网站快手确认已完成对Acfun弹幕网的整体收购,未来,A站将保持独立品牌、维持独立运营、保持原有团队、独立发展。而快手也会在资金、资源、技术等给予A站鼎力大举支持。

半年前,A站的估值约为7.5亿人民币,与最新一轮融资后估值18.5亿相比,已经有了大幅缩水,有信源认为,此次快手对其整体收购的生意业务对价很有可能会低于7.5亿。

快手发展已经计入快车道,为什么想着收购有点八棍子撂不着的A站呢?这个意外的黑马并购A站,耐人寻味......

被称为国内“二次元始祖”:孵化了斗鱼,衍生了B站,却落得如今...

火得稀里糊涂的快手

或许还有很多人不了解快手这个APP,但是快手已经拥有5亿用户,日活跃量可达6000万,在应用软件使用排行中排行第四,仅次于微信、QQ和微博。

有网友调侃,如果想要了解中国乡村的精神面貌,没必要花几个月的时间去走访,只需要去扒拉扒拉快手这个app,缘故原由很简单,快手80%的用户都来自三四线城市的农村。

在一二线城市,更多使用的是抖音,对于快手,也就是偶尔会在第三方平台上看到分享链接,对于主动去下载的就更少了,用户层次显然与抖音、A站之类的不一样。

据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4月,快手的月活在短视频领域里依然排名第一,但2018年以来,出现了下滑的趋势。

被称为国内“二次元始祖”:孵化了斗鱼,衍生了B站,却落得如今...

快手的前身,其实叫“GIF快手”,诞生于2011年3月,最初是一款用来制作、分享GIF图片的手机应用。2012年11月,快手从纯粹的工具应用转型为短视频社区,用于用户记录和分享生活的平台,目前为止共融资4次。

被称为国内“二次元始祖”:孵化了斗鱼,衍生了B站,却落得如今...

连气儿亏损频繁换帅的A站

成立于2007年的AcFun,简称A站,是大陆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公开资料显示,A站以视频为载体,逐步发展出基于原生内容二次创作的完整生态,拥有高质量互动弹幕,是中国弹幕文化的发源地。拥有大量超黏性的用户群体,内容输出了金坷垃、我的滑板鞋、小苹果等大量网络流行文化,也是中国二次元文化的发源地。2010年,A站的投稿量正式突破10万大关,大量优质内容吸引了用户聚集。

虽然不断获得融资,但却没能很好的发展下去。除亏损之外,十年之间,A站还经历六次换帅,A站的落寞与其频繁更换实际控制人有分不开的关系。

被称为国内“二次元始祖”:孵化了斗鱼,衍生了B站,却落得如今...

被称为国内“二次元始祖”:孵化了斗鱼,衍生了B站,却落得如今...

并且A站上的内容一直为免费模式,观看视频无需任何费用,也没有会员等体系体例。A站的盈利体式格局主要为广告,不过由于高昂的版权、宽带费用,A站一直未能实现盈利,只能依靠资本输送体式格局糊口生涯。如今融资未谈妥,A站又花落别家。

用10年时间成全了别人夭折了自己

2009年,由于A站服务器不稳定时常崩溃,A站早期用户徐逸设立建设了另外一弹幕视频网站,并于2010年改名为Bilibili。当时徐逸透露表现,B站只是A站的“后花园”,是让广大用户在A站不稳定时可以换个地方。当时B站的内容、定位和A站十分相似,一大批A站用户也在B站注册。可以说,是A站衍生了B站。

不过,目前A站、B站的发展判然不同。数据显示,2015年A站营收363万元,负债1.16亿元,净利润亏损1.13亿元;同年B站营收7.36亿元。2016年1-9月A站营收71.73万元,净利润亏损1.46亿元;B站营收7.29亿元,净利润9854万元。二者的营收相差千倍。而根据极光大数据,2018年1月,A站日活用户数为60万,B站为180.6万,后者为前者的3倍。

斗鱼,其前身为“ACFUN生放送直播”。2014年更名为斗鱼,专做网络直播。有消息称,前期将直播业务放在A站中是为了给斗鱼带来流量,积累了最早的用户和社区氛围。此前,斗鱼和A站的大股东都是陈少杰。不过,目前二者在业务上已经没有任何关系,财务、人事也都独立。可以说,斗鱼是A站孵化出来的。

快手真的可以消化吗?

考虑到快手的传播属性,消化不良的问题依然可能存在......

首先,用户结构上,快手的用户足够下沉且平均,用户结构过于单一和偏小镇青年中的“三俗”风;而A站则以年轻人为主,社区文化重,尤其是精致而有创造性、不低俗的视频,作为内容将更好的帮助快手完成用户的升维和内容的迭代。收购A站可以或许很好地补全快手在用户圈层上的不足,逻辑跟陌陌收购探探类似。

其次,从市场整体环境去分析,作为快手的直接竞争对手,1.5亿日活的抖音已超越1亿日活的快手;加上今日头条依靠整个短视频矩阵所展现出的强产品研发与运营能力,快手走一条投资并购的路子未尝不是一个与头条抗庭的捷径,经由过程自己更贴近社交的生态和小程序去进击电商视频,完成盈利。

最后,作为一直谋求海外上市的短视频公司,商业化永远是快手最关注的指标之一。经由过程B站上市,整个市场都看到了其游戏收入的高占比以及其多元化的商业价值。

盈利模式上,快手主要依靠直播和信息流广告,相对应的,抖音则以品牌广告为主。在直播逐渐疲软的市场氛围下,抖音的变现效率以及天花板更高。而过去快手一直都想做游戏,却没有大的动作。收购A站,让A站效仿B站,也许可以或许帮助A站以及帮助快手最快实现自己的商业化与IPO之路。

但A站究竟结果沉沦日久,快手要帮助A站找回已经流失的用户,还要重新定位自己的市场位置,以及面对一个比以前激烈了许多的竞争环境,怎么都是一个难题。

虽然说未来快手承诺A站将保持独立品牌、维持独立运营、保持原有团队、独立发展,只是会在资金、资源、技术等给予A站给予支持,但是一个企业的管理层的决议计划对一个企业的发展气势派头是不言而喻的,想要完全独立发展,大概是不可行的。

被称为国内“二次元始祖”:孵化了斗鱼,衍生了B站,却落得如今...

但,无论如何,这也说清楚明了短视频行业的竞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短视频领域蓬勃发展,据艾瑞咨询测算,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将超300亿。快手能否在未来一片蓝海中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让我们拭目以待。

被称为国内“二次元始祖”:孵化了斗鱼,衍生了B站,却落得如今...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