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黑产第一大案:四小我私家两个月,骗得3491台iPhone

2018-06-06 09:00 来源:奇米新闻网编辑整理

2015年2月,微博上最火热的事件之一,是美国人马特丢失的iPhone好像找到了:它正被广东梅州的某个男人在用来拍橘子树、烟火和长发姑娘。

这个男人很快被找到,叫做李洪军,因为他拍了很多橘子树的照片,在中美两国的社交网络上被称为“橘子哥”。

苹果黑产第一大案:四小我私家两个月,骗得3491台iPhone

4月,李洪军飞去美国,和马特一起登上《艾伦秀》,成为当时社交网络上的热门人物之一。

一台丢失的iPhone手机,牵起了中美两国两个陌生人之间的友谊。

不是所有被偷的iPhone都有这样的好结果。几乎就在同时,在中国的重庆,另外一条跟倒卖iPhone相关的黑色产业链在偷偷的运作中。

iPhone热销背后的黑色产业

2014年9月9日,苹果公司发布了新一代的iPhone手机,并命名为iPhone 6和iPhone 6P,这些手机受到了广大用户的追捧。

苹果黑产第一大案:四小我私家两个月,骗得3491台iPhone

10月,业界知名的大黄牛李东(化名)把目标瞄准了这两款流行手机,入手下手倒买倒卖。入手下手,一台iPhone 6P卖出去能赚500-1000元,随着苹果供货量上来之后,利润逐渐下降。

深圳的同行告诉李东,倒卖这玩意赚不了多少钱,你还是做做“倒板”生意。

他说的“倒板”,是从苹果官方渠道购买iPhone,然后换上深圳采购的劣质主板,这样的主板没有操作系统,当然是不克不及开机的,但他们刷入主板号之后可以骗过苹果的售后检验,苹果以为是自己的产品问题,就会换给他们一台新手机。

换下来的主板拿去深圳,可以卖到2500-2600元。而劣质主板的进价,在200--800元之间。每换一台手机,他们平均有近2000元的利润。

根据警方查询拜访,自2014年11月至2015年3月,李东团伙出售手机主板共获利145.9万元(按照每一个主板2000元较量争论,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算一下他们换出来多少台新手机)。

2015年3月,因为李东等人每天都去重庆苹果直营店购买手机,一两天后就会拿回来换机,每天有二三十部损坏的手机与其有牵连。

苹果黑产第一大案:四小我私家两个月,骗得3491台iPhone

(苹果解放碑直营店)

这种异常情况引起了苹果公司的重视,3月中旬,苹果重庆直营店升级更新了手机的检测和核查。

李东等人的“倒板”生意做不下去了,好在,他们又发清楚明了赚钱的新路子。

低调的内鬼,疯狂的外贼

在我写过的羊毛党、套路文中,经?;岱⑾帜诠淼挠白?。无论羊毛党也好,信用卡公司的套路也好,只要出现漏洞,羊毛党们总想将其做成“长久的大生意”。但大公司的风控部门不是吃素的,除非你一点痕迹都不留,否则必然被发现。

泰戈尔有句很美的诗,“飞鸟从天空飞过,可它并没有留下痕??”。

李东不是鸟,他们留下了太多的痕迹。之所以猖狂了7个月之久,是因为他买通了苹果的内鬼。

罗小冬(化名)2014年6月入职苹果重庆分公司,2015年1月到重庆解放碑苹果直营店担任售后服务部代办署理主管(Genius)一职,负责对门店退回返修的手机进行检测检验。由于李东等人是门店常客,由此认识了罗某。

2015年3月9日,李东和罗小冬第一次在微信上聊天,罗透露表现,“因为以前看到的经销商都是小打小闹,我就想看你做大,看看苹果有什么能有什么能力在中国解决这个问题”。

(这句话看起来太恐怖了,苹果员工早就知道有这样的黑幕,不但不想办法向上反映解决,还想看着外贼做大,其心思之歹毒,无可复加。)

第二天,罗小冬收到了李东转来的10万元现金,入手下手把大量的检验流程、售撤退退却还政策等商业机密一览无余。

根据黑奇士向业内人士的询问得知,像罗小冬这样的售后服务人员薪水其实不太高,大约在5、6000元的样子,10万元几乎相当于他两年的工资。为了防止泄密,罗小冬特意从朋友那里拿来了一个全新的微旌旗灯号,专门用于和李冬的联系。

事实上,后来罗小冬之所以被牵出,也是由于李东的主动招认。2015年7月警方对罗进行立案侦查,2016年4月之后将其抓获归案。

2016年8月,罗小冬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缓刑一年。

两个月,四小我私家,骗得3491台iPhone

在“倒板”生意入手下手衰落的同时,李东与深圳的左某联系,想出了“NPO手机换新”的点子。

所谓NPO,是苹果公司对iPhone状态的一种特指,所谓“不开机(No Power On)状态”。

根据苹果公司的售后政策,非人为状态导致的NPO,可以拿去苹果直营店换新。在深圳华强北,被偷的iPhone如果可以解锁(像马特被盗、橘子哥买的那种),就会被当作二手机卖出去,如果不克不及解锁,上面的部件就会被拆除,组装出来这种NPO手机。(所以深圳市场上有很多妖机,有所谓全解锁,半解锁,ID机,NPO等等)

在法院判决书中,李东团伙的马仔刘某招认,他们购买的NPO机器,有些部件来自富士*。(判决书原文如此)

2015年6月,苹果公司最大的代工企业富士康曾爆出内鬼丑闻(擦,又是内鬼),多达100万块报废电池外流,伪装成全新电池在香港拍卖,每块电池价格为20-100元人民币。

经由过程类似渠道,种种部件在深圳进行集散,组装成NPO手机向外销售。官方售价6500元左右的手机,同等规格的NPO仅需3000元就能够买到。如果能从官方渠道换新,转手就是3000多元的暴利。

苹果黑产第一大案:四小我私家两个月,骗得3491台iPhone

(市场上的官换机,不少来自NPO换新)

而正常的iPhone销售,每台仅有50-100元利润。

李东要做的就是这个生意。左某从深圳采购NPO手机寄到重庆,由李东、王某、刘某、柳某四人负责,在重庆苹果直营店换成新机,新机再交给左某销售,五人各占20%的股份。

左某提供200万资金,并派小舅子曹某到重庆,“一起干这个事业”。(实际上是监控团伙的运行,避免李东坑自己,贼最防范的是自己人)

根据法院判决书,从2015年3月底至5月29日团伙被抓,左某共向李东团伙寄送4800台各型iPhone。李东向重庆苹果三大直营店申请换新3700台,得逞3491台,价值2100余万元。

根据重庆重报报道,依靠换机带来的暴利,李东在北京买了房,开上了奔驰商务车。

事实上,法院判决书认定的,应该仅是李东团伙得逞“战绩”的一部分,并不是全部。重庆苹果直营店解放碑店经理(外籍经理)透露表现,自从2015年1月本店开业以来,李东、王某等人每天都来店里办理退货、换机业务,少则30多台,多则60多台。

苹果黑产第一大案:四小我私家两个月,骗得3491台iPhone

2017年8月,李东团伙被终审宣判,主犯李东被判处15年徒刑,罚金80万;王某、柳某被判处14年徒刑,罚金50万;刘某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6个月,罚金50万。

左某被另案处置惩罚,结果还未公布。

有骗子的地方就有江湖 骗机党相互拆台

2015年4月22日,罗小冬经由过程微信向李东透露表现,“你的机器根本不检测(不在店里检测),组件验证完就返厂”。

当李东要求对其他黄牛严查的时候,罗透露表现,“目下当今被你搞得流程都乱了,NPO机都不检查,又被屏幕验证搞得流程混乱??”

罗与李的聊天记录,披露了不少苹果售后的内幕:比如,如果7天之内返厂检测完不成,出于赐顾帮衬用户利益的目的,苹果直营店会直接赔一台新的给用户。

再比如,李东返厂的NPO机器,有些连CPU都没有(没CPU当然不克不及开机),但因为CPU上有个罩子,按照苹果的检测流程只看罩子有无动过的痕迹,如果没有则返给新机。

像这些检测,苹果工厂不是完不成,而是如果严格细致的检测,则会消耗大量的时间,导致正经常使用户的检测无法正常完成,等于骗机党“绑架”了正经常使用户。

(叹气,此前我买的国内某巨头的电脑,返厂检测1个月还没任何消息,他们才不管你什么用户体验)

NPO换机黑色产业链仍在 上海又发新案

2018年2月,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检察院对24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他们利用苹果公司售后服务规定骗取新机,然后挂在网上销售牟利,规?:头赴甘疃继乇鸷苁谴?。这个团伙利用的,也是NPO手机。

黑奇士(hqssima)发现,在贴吧、朋友圈、QQ群等地方,出售NPO手机的帖子触目皆是。这些NPO手机没有别的用途(不克不及开机的iPhone你能用来干啥),只能用来从苹果官方渠道换机。

从目前已曝光的黑产案例来看,涉案额高达2100万元的李东团伙诈骗iPhone案,是与苹果黑产相关的第一大案。

黑奇士将对苹果黑产持续关注。

热门搜索